返回首页 > 您现在的位置: 比赛信息 > 学术比赛 > 正文

刘庆峰年会演讲:科大讯飞的三层生态框架是如何建成的?

发布日期:2017/1/29 13:06:51 浏览:1169

雷锋网按:近日,科大讯飞董事长刘庆峰在公司年会上发表了演讲,他在演讲中表示,科大讯飞在促成“2016年成为中国人工智能元年”这件事情上,起了领袖性的作用;分析了AI核心技术发展主线和能够改变世界的3要素;并用具体事例论证了“应用才是硬道理”的观点,另外他也介绍了讯飞由内而外的三层生态架构。

以下是刘庆峰演讲全文,雷锋网做了适当删减和修改。

大家下午好!

刚才胡郁代表公司领导班子做了一个非常好的计划和总结,从中可以看到2016年科大讯飞又取得了一个又一个令人欣喜的进展和进步,更看到了通过2016年的扎实积累,在2017年和未来,面对人工智能的重大产业机遇,我们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

人工智能将是一个伟大的历史进程,现在正在一批顶尖的科学家、科研机构和顶尖的科技公司的共同推动下成为现实。

AI热潮势不可挡

2016年是人工智能正式提出60周年,而前60年可以说中国力量基本是缺席的。2015年底,科大讯飞举办“AI复始,万物更新”年度发布会,推出人工智能时代的交互标准AIUI,引领中国人工智能产业成为令人瞩目的焦点。2016年已经成了中国人工智能的历史元年,伴随AlphaGo和李世石的围棋对决,人工智能更是引起了社会各界的高度关注,而科大讯飞在中国率先把人工智能的未来通过产学研合作的方式呈现给整个产业界和创业者

2016年底,科大讯飞首先在发布会上提出我们已经从互联网 时代进入到人工智能 时代。这次发布会,3000人的会场来了5000多人,100多万人在线观看,第二天短短一天之内发布会现场视频的传播超过600万。如此高的人气,充分说明了社会对我们在中国人工智能产业界所做引领贡献的肯定。可以说,在科大讯飞的努力下2016成了中国人工智能元年。如果2015年说到人工智能,大家不知道科大讯飞,那是我们的问题。而今天如果一个机构分析人工智能,不知道科大讯飞,那就是它的专业能力太差。

除了在中国,全球人工智能大潮已经在美国、日本、欧洲,在全世界势不可挡。从实验室走向了产业,从专业领域走向了开放的消费类市场,从大城市走到了乡村。我们也可以从科大讯飞的发展以及用户数中看到这个大的趋势。过去一年,在讯飞智能语音和人工智能开放平台上,每天使用人次从12.97亿增长到了30亿次以上,第三方创业团队从12万增加到25万。每一个创业团队如果是带着10个人的公司的话,我们在去年一年新增的13万团队就对应着130万人在围绕着科大讯飞做双创活动。

我们看看现在的实时数据,今天从凌晨到14点,已经有14亿人次在使用讯飞开放平台。在我们年会开始一个小时之间,就有1亿6000万人次在使用,相当于每一分钟有260多万人次使用,每秒钟有4万人使用,现在在海外也有200多万人使用。这个惊人的数据就是科大讯飞在人工智能时代呈现给大家的第一个阶段性成果。所以我想,我们理应感到自豪。我们现在在这里开会,但是我们的服务正在改变和影响世界。

下面,我想跟大家的是人工智能在这个时代的实现路径是什么样的,需要什么样的企业,对我们讯飞人又有怎样的要求。

AI的2条发展主线和改变世界3要素

人工智能的核心技术发展有2条主线:第一是以深度神经网络为代表的算法,在这方面科大讯飞已是全球领先的水平,并且在多项国际比赛中拿了全球第一。第二个是脑科学和类脑科学研究。目前脑科学和类脑科学的相关研究不断突破,在这个领域我们已经跟中国医学科学院/协和医学院、中国科学院神经所等众多的研究机构进行了深度的合作。

在这两个方向上,科大讯飞都在持续突破。即使没有新的算法突破,以我们今天所掌握的技术成果,结合云计算、大数据和移动互联网,我们也已经可以改变一个又一个的行业。当前,我们已经可以让机器学习行业最顶尖专家的知识,未来达到行业一流专家水平,从而超越90的普通专业人士,这就是今天我们面临的机遇。

人工智能改变世界有3个要素:核心算法、行业大数据和行业专家。

核心算法就好比一个无比聪明的孩子。当他没有学习天文学,他不知道天文;他没有学习医学,他不懂医学。但是只要他足够聪明,他有足够强的学习能力,把行业数据给他后,他很快便会具备各个领域的知识。所以,人工智能并不是普适万能的,还需要脚踏实地的跟各个领域的专家结合,才能真正的来改变世界,这三要素必须合在一起。

AI不只是概念,应用是硬道理

现在,不是人工智能企业要颠覆世界,而是人工智能的顶尖优秀企业通过跟各个领域的专家和优势公司合作来造福人类。所以我们在工作中认识到光讲源头创新是不够的,在人工智能时代能够为客户创造价值才是硬道理。下面,我举几个例子:

去年十月份锤子科技发布会上,老罗对讯飞输入法做了一段出乎我们意料的宣传,之后短短的几天内获得了上千万下载,并且成千上万的人感谢老罗推荐了一个这么好的一个应用。同时我也收到很多电话“质问”我,说这么好的东西为什么早没有告诉他们。所以我们还是很低调。但我觉得在这个时代,不管是低调还是高调,应用是硬道理。我们可以看到的用户在老罗发布会之后开始着急了,说为什么iOS用讯飞输入法还要跳转。经过各方努力,在春节前我们给所有苹果用户送上了一份礼物,就是iOS上可以实现语音输入不用跳转。网上一边倒的说,讯飞输入法实在是太好用了,远超苹果自带输入法。

在和中科大原校长侯建国院士交流人工智能时,他特别高兴地告诉我,科大77、78级很多的海外校友都用讯飞输入法,没想到这么好用,他们此前从没有感受到一个中国企业能够有远超海外同类企业的这么好的核心技术和产品,值得我们所有中国人为之骄傲。

春节将至,很多人出国旅游,我很高兴和大家一个让我鼓舞的消息:我的一个老乡,连26个英文字母都不认识,他在美国通过讯飞的翻译应用成功的点了蛋炒饭。

昨天下午,中国互联网信息中心主任李晓东给我发来信息,说中国不上网的人有6.42亿,其中24的人之所以不上网,不是因为他们不需要,也不是因为他们没时间,而是因为他们不懂得怎么用拼音录入,但是他们都是会说话的,所以有了语音技术,中国还不会使用拼音输入的兄弟姐妹们不至于被落下,不至于在人工智能社会被甩开。所以,我觉得能够使1亿多人通过我们的语音进入互联网时代,也是对整个社会进步的巨大贡献。我们再看几个例子。

今年上半年我为了了解基层教育的实际需求和现状,隐姓埋名,穿了我父亲当年的工作服,拿了几年前那个破得不能再破的手机,悄悄的来到了金寨县的一个教学点上。这个教学点四个年级,一共二十多个学生,却只有两个老师。他们不知道我是谁,我说我想考教师资格证,是来当志愿者学习的。我原来担心孩子们会不接受我,结果半天以后孩子们就喜欢上我了,等我两天以后要走的时候,好多孩子流着泪希望我不要走,两个老师都在苦口婆心地劝我留下来,还教我怎么样去考教师资格证。我一开始以为是我的颜值高,有亲和力,大家才那么欢迎我。回来以后静下心来想想,才发现是他们太需要老师了。

在村里面,几乎从村长到普通家庭都无比尊重学校里的丁老师,因为她带了这个山村几十年所有的学生。可是她无比的焦虑,因为她要退休了,既担心后继无人,也担心她的知识跟不上这个时代。半年以后,我把这个学校的老师学生请到科大讯飞来,来到我们展厅(他们这个时候才知道,我是科大讯飞总裁),看到我们研制出的教学产品,老师和孩子们都无比兴奋。后来,当我们的产品放在他们学校的时候,我看到对他们的帮助,我认为不光这两天值了,我们这么多年为教育的投入和付出也是真的值了。

昨天,教育事业群执行总裁王政了他一个朋友的故事,他朋友的孩子很聪明,但是原来因为重复性学习太多,所以讨厌学习,结果就是一个班四五十人,他三十五名。但是现在通过使用讯飞的智学产品,一个学期下来他是全年级第一名。这样的故事在中国的一千多所学校每天都在上演,我们的应用效果也随之在不断深化,全国百强校中有一半都在用我们的产品,所以我们才说应用是硬道理。

再看看安全方面的例子,给大家看一个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播的一则用电话防诈骗系统防骗的新闻:淮南的一个女士,犯罪分子(骗子)正在跟她通电话,指挥她怎么样转款怎么弄,她完全相信了,然后我们的电信防诈骗系统发现并通知了公安机关,最后公安干警找到她的时候,她已经把钱都存在指定的卡上,密码也已经设好,正打算告诉骗子。通过我们的系统,她减少了十几万的损失。

同样的故事我看到很多,在安徽淮北,一个受害人根据骗子的指挥,把十几张卡的50多万块钱全部转到一个卡上,正准备汇出去的时候,被我们的系统发现并及时制止。类似的案例很多,据统计,在安徽我们的系统上线了才6个月,就给社会减少了5个多亿的诈骗损失。去年统计结果表明,全国冒充公检法诈骗上升将近70,而安徽因为使用了讯飞的技术,比例下降了80。

在这个时代,人工智能不再是概念,应用是硬道理。我们正在通过我们的技术,包括面向国家一带一路战略发布的新疆多语言的平台和面向藏语的平台,努力实现建设一个美好的世界的目标。我们有一个年轻的藏语科研人员,在西藏发布会前不久非常遗憾地离世了。所以我们说每一项成果的获得都不是一蹴而就的,都是源于初心的长期坚守,多少个朝朝暮暮的心血付出,才可以看到最终彩虹梦想的实现。

科大讯飞生态体系框架

人工智能改变世界的过程,需要在一个又一个的领域来进行应用的创新,通过跟领域专家的结合来获得行业的数据。这决定了人工智能产业不是一家公司可以包打天下的,必须要建立产业生态。产业生态的好坏,建设的快慢,决定了一个企业或者一个国家人工智能产业发展的进程。所以在人工智能领域,不是一个人跟一个人的战斗,也不是单个企业和单个企业之间的战斗,是一个体系和一个体系的竞争,是一个生态和一个生态的竞争。

科大讯飞现在也确定了我们的生态体系框架:

第一层是围绕讯飞超脑,各事业群、事业部主导的方向。这构成了我们的核心层,也是上市公司的核心业务构成。

第二层是在一些探索性方向。在这一层风险与机遇并存,但是作为一个上市公司,不可能在所有探索性方向都做前期风险投入,因为要给投资人交年报,保持业绩持续增长。

我再给大家披露一下,在全国3000多家上市公司中,从2006年到2015年,连续10年净利润增速大于10的公司只剩下10家,科大讯飞排名前5。所以我们要对自己有信心,但我认为更重要是我们要把这个态势保持下去。因此为了保持更长远发展,我们连续多年的研发投入占到了每年销售收入的25。大家知道,一般的科技企业只有3到5,而华为作为中国创新企业的标杆达到了12到15,科大讯飞现在已经连续5年每年研发投入占销售收入比例25,这说明了我们对未来的信心。

但我们不可能在所有潜在的亏损区进行探索,因此我们鼓励内部创业机制或者战略合作机制,在一些探索性方向上进行尝试。比如说,我们09年成立玩具事业部,连续亏了7年,有段时间大家还在讨论说是不是要把玩具方向关掉。2014年底,年度大会后,玩具事业部几个骨干泪流满面,以为他们第二年就要散伙。后来我们说用创业机制,用人民币投票,愿意做的员工自己出资,同时也引入了外部股东。在继续亏损两年以后,到2016年终于实现了盈亏平衡。我相信在不久的未来,他们会成为一家上市公司。

同样,在电视业务方向亏损了五六年后,我们也在前年开始采用内部创业机制,设立了新的公司,到2016年还在亏损,但我相信到2017年,他们就会实现盈亏平衡。我们还有很多这样的方向,包括我们跟合作成立的做智能硬件的灵隆科技,我们跟实体KTV合作摸索的人工智能与KT

[1] [2]  下一页

最新学术比赛

欢迎咨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