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您现在的位置: 比赛信息 > 技能比赛 > 正文

世界技能大赛“修车”冠军蒋昕桦:向全世界展示中国青年风采

发布日期:2022/12/5 12:49:34 浏览:42

来源时间为:2022-11-30

北京时间11月27日晚,2022年世界技能大赛特别赛奥地利赛区比赛落幕。中国队队员蒋昕桦获得重型车辆技术与维修项目金牌,实现了中国队在该项目上金牌“零”的突破。

蒋昕桦是宁波技师学院汽车维修专业技师班学生,现年20岁。2020年,他曾获得首届全国职业技能大赛重型车辆维修项目金牌。

世界技能大赛是全球最高层级的职业技能赛事,被誉为职业技能界的“奥林匹克”。本届赛事中,重型车辆技术与维修项目共6个比赛模块,11名选手参赛,中国选手仅1人。比赛主要考核选手对多品牌、多系统的故障诊断和排除,每个项目作业3小时,需要累计作业18小时。

在此之前,中国队在重型车辆技术与维修项目上的最好成绩是第六名。面对维修项目复杂、语言不通等问题,蒋昕桦始终以规范专业的操作与娴熟的技艺保持稳定的发挥。他认为:“不管困难有多大,只要努力去做,还是有可能获胜的。”

蒋昕桦登上领奖台。图源我们视频

以下为新京报与蒋昕桦的对话:

“比赛难度大,设备不熟,语言也不熟”

新京报:知道自己得了金牌之后,是什么样的感受?

蒋昕桦:我觉得这个金牌还是意想不到的,因为我们项目的难度比较大,之前最好成绩是第六名,没有拿过冠军。

新京报:这个比赛主要考查哪些内容?

蒋昕桦:车辆检测维修,还有调试,还有工作原理,即它是怎么实现的。比赛一共设置6个项目,涉及的行业跨度很大,农业机械、林业机械、工程机械,还有道路运输机械,范围很广。车辆种类上,有卡车、挖掘机、拖拉机、压路机、翻斗车,这些车辆基本上没什么关联性。另外,前几届的比赛里,可能就涉及两三个品牌的设备,而且基本上都是工程机械,这次范围就广了很多。这些设备里,我可能只有挖掘机比较熟悉,因为我之前学的基本上都是工程机械。

新京报:比赛过程中遇到了什么困难?

蒋昕桦:我们设备也不熟,语言也不熟。比赛用的设备是赛前一个月公布的,但是公布了之后,我们发现一共6个项目,用了5个不同品牌的设备,这些设备都是每个行业里最顶尖的,一台就几百万元,而且国内买不到。赛前训练时,我们只能用国内类似的设备替代。

另一方面,比赛的题目是全英文,赛前不公布,只有现场才知道。比赛时间一个项目只有三小时,试卷多的有20多张A4纸,少的也有五六张,你要搞清楚英文题目的意思,然后再去车子上修。碰到不会修的,还要去几千页的维修资料里面找,所以说时间非常紧,而且对语言的挑战很大。

新京报:比赛之前,你有做过什么准备?

蒋昕桦:赛前的准备很有限。每台设备的维修资料有几千页,不可能在三小时内翻完。我们唯一能准备的,就是把这几千页的维修资料,在小组内一起分工消化,一起提取要点。

我们还要从头学习比赛项目。卡车、拖拉机、压路机、翻斗车,这些我都不熟,都得从头开始学。好在靠着之前积攒的经验,我们掌握了一些学习方法。不过总体上,那些设备我们是真的一点都不熟悉,而且有很多新东西,就只能自己去研究,或者去问厂家。

“不管困难多大,还是有可能获胜”

新京报:获奖后,你有什么感悟?

蒋昕桦:我觉得不管困难有多大,只要你想努力去干,还是有可能获胜的。在这个项目上,我们看似根本无法战胜欧美国家,因为劣势太大、太多了,但我们最后还是获胜了。当然我只是一个渺小的部分,主要还是靠后面的团队,大家一起看一起学习,我一个人根本看不过来这么多资料。

新京报:当初你选择报名世界技能大赛的原因是什么?

蒋昕桦:因为我觉得现在国家对我们技能人才越来越重视,然后给我们的平台也很高,也给了我们很好的环境。两年前我就已经拿了全国技能大赛的冠军了,这次也想见识一下世界其他国家的水平。

新京报:你觉得这个冠军,对中国而言有什么意义?

蒋昕桦:这一次我发现,在国外,技能方面的学习氛围是很浓厚的。我觉得国内的还不够,国家可以多鼓励年轻人参与技能培训。这一次获胜,我们也是向全世界展现了中国青年的风采,向全世界证明了中国各行各业的人才,不管国外如何技术垄断,但是我们总会有突破的。

编辑杨海校对吴兴发

最新技能比赛
本周热点
  • 没有技能

  • 欢迎咨询
    返回顶部